杨骅:大变局时代5G新基建的挑战与前景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2021-01-08 浏览量: 1516

题记:2020年12月20日,北大国发院主办第五届国家发展论坛,本届论坛以“双循环:国家发展新格局”为主题,邀请林毅夫等诸多学者和嘉宾从国家发展的不同角度带来深度分享和公共讨论。本文根据北大国发院EMBA校友、TD产业联盟秘书长、国家互联网+联盟秘书长杨骅的演讲整理。

大变局时代来临

在总体发展趋势上,如今中国面临一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首先,全球经济发展到了一定阶段,正从3.0向4.0推进,风起云涌,蕴藏着变化;其次,今年出现了新冠疫情这样的历史上未曾有过的特殊状况,而且现在很多专家判断可能是一个比较长的周期过程,应对策略的不同将会影响经济和发展;同时,世界秩序正在发生重大变革,中美关系走到今天这个局面让大家都感觉比较惋惜,但是又很无奈;最后是新技术革命的突飞猛进,使得全社会从传统型逐步向数字社会演进。综上四个方面的因素,促成了我们所面临的大变局。在这种大变局当中,我判断未来信息技术的发展会进一步加速,从而又会带动很多行业的变化;同时,信息技术会跟传统社会的各个领域进行深度融合,并产生新的业态和新的经济增长形式,最终我们的社会将进入数字社会或称之为智能社会。在这个过程中,传统的物理社会和孪生的数字社会的互相映射,要靠信息网络在中间架起桥梁。5G是其中重要的一环,它通过网络连接把新兴的信息技术和传统行业密切结合起来,交互数据、供给算力,使得我们能够进入到数字化的社会。由于这将涉及千行百业、社会方方面面的数字化、智能化变革,因此,它是一个过去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不曾有的大变局时代,也是发展的重大机遇期。这是从大变局、大机遇的角度看未来趋势。

发展5G新基建的意义

创新驱动会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优先选择,新型基础设施也会支撑各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关于新基建,我个人的理解,这其实是我们抓住近期中美贸易摩擦和新冠疫情的又一个机会,率先为下一步全面进入数字社会奠定新型基础设施。当然,对于数字社会的基础设施,究竟是技术驱动还是市场驱动,目前有不少争论。其实,大部分的市场需求在不具备条件时都是潜在需求,只有当“路”修到这个地方来,那些潜在的“货”的输送规模需求才能被真正地激发出来。因此,未来发展核心的信息化基础设施是非常重要的。中央2020年在这方面的布局超前一步,既可在短时间内缓解经济下行的压力,同时又为下一步向数字社会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后续的行业深度融合将会成为焦点。当然,数字化、智能化也会带来新的问题,各个领域的政策法规都面临调整,比如自动驾驶汽车如果碰撞,谁负责,应该由谁来赔偿?通过远程医疗给患者做了手术,是前台的大夫负责,还是后台进行技术支持的大夫负责?

这些问题,都需要从制度和政策的角度提前考虑。面对这样的大机遇,中国有幸处于全球发展的第一梯队。比如从现在全球5G网络的实际发展现状来看,全球共有100万个基站,中国自己超过70万个,终端用户数也远远走在前面。这些数据其实是非常重要的,这种新型基础设施的建设可以推动行业的智能化发展,激发全社会的数字化需求。这也是美国现在对中国的移动通讯产业特别关注的关键所在。中国5G领先于全球市场启动,第一个意义在于带动中国5G相关产业链的快速发展,因为本土市场足够大,可以加速5G整个产业的成熟,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与行业融合的智能化解决方案;第二个意义在于中国这么大规模的市场上经过锤炼、经过残酷竞争的产业链与行业融合解决方案,如果不考虑政治,单纯从经济学角度来讲,到了海外任何一个国家,其竞争力都是非常强劲。这也是现在美国联合很多国家要限制中国5G设备在海外的应用,但是中国的5G产业并没有太在意的原因。

以5G为代表的新基建,可以为下一步迅速进入数字社会构建起坚实的新型基础设施,移动化、平台化、智能化的结构也会不断夯实,以“数”转型、用“数”管理、因“数”发展,将会成为价值创造的主要方向。在数字化、智能化的发展中,5G起到连接的作用,把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一系列先进技术和传统的行业连接起来。未来各个领域的创业、创新,都会需要这样的数据平台。5G和传统行业融合的成功标志是什么?我认为应该有一批既懂以5G为代表的信息技术,又懂行业的集成商和服务商的产生,为行业与数字化提供服务。如果某个阶段还没有批量产生这样的集成商与服务商,说明融合还有一段路要走。

发展5G新基建的挑战和机遇

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国现在还面临着很多挑战。第一是国际环境的多样化。其实中国人很聪明,几乎什么都能做出来,但是其他国家愿意卖过来的东西,我们做得都不太好,反而是其他国家不愿意出售的,往往能做得不错。因此,虽然目前的国际环境比较恶劣,但是大家应该要有信心去面对这些挑战。第二,融合创新的挑战非常巨大。5G说了两年,大家都有很高的期望,但是发现很难落地。很重要的原因是从5G到行业,并不是能够直接解决所有问题,5G要跟行业做深度融合的二次开发、三次开发,才能够形成完整的行业解决方案,才能真正发挥作用。虽然技术上还有一些环节需要解决,现实产业和标准之间还有差距,运营商方面也存在问题,但是只要我们做好与行业融合的二次开发、三次开发的工作,未来前景是美好的。从我们移动通信行业之前所走过的道路和经验来看,我认为每逢危机与挑战其实都是机遇。回首看移动通讯从第一代到第二代、第三代的发展,第一代、第二代中国都没有发挥什么作用,市场都是国外公司的技术与产品,到第三代发展时出现了机会。当时国际电联(ITU)希望做个全球统一的3G标准,在我们积极参与国际标准讨论的这一过程中,我们发现由于欧美集团的利益之争,双方都坚持自己的标准,全球统一标准已无可能。而此时,双方都在积极争取中国的支持,我们及时抓住这个机会提出了中国标准。欧美为争取中国支持各自的标准,才同意中国提出的TD-SCDMA这个技术标准。

在夹缝中,中国的标准获得了机会,最终被通过,才有了移动通信产业自主创新发展的机遇。当时,我游说各大公司都来做TD的技术标准,因为中国在移动通信这方面确实很弱。但国外主流移动通信企业都不愿支持中国标准,这反而给我们移动通信产业链提供了发展的机会,接入网、终端、芯片、仪表等产业链上各环节得以建立、发展,原本没有机会的国内企业都由此起步。刚开始,中国企业的能力确实不强,产业表现差,2008年奥运会试用,2009年发3G商用牌照时,存在手机功耗大、稳定性差、发热等各种问题。但只经过两年多时间,由于市场的需求牵引带动,到2011年就赶上了欧美的3G发展水平。这一阶段虽然我们的技术只是在中国应用,没有实现国际化发展。

但在中国这个巨大市场的支撑下,我们培养了队伍、积累了技术与经验,建立了产业链,为后续发展奠定了基础。到4G又出了问题,跟美国的合作也产生了摩擦,我们就联合欧洲提出一个融合的4G标准:LTE标准下欧洲牵头做FDD-LTE,中国牵头做TD-LTE,双方共同参与对方牵头的技术与产业化开发工作,最终FDD与TDD各占全球半数左右的市场。TDD产业链发展成为中国主导与国际合作相结合的国际化产业链,我们实现了自身主导技术的国际化发展,美国移动通信系统厂商在这一轮出局了。5G同样面临新的问题,美国很多原来领先的通讯设备企业都破产了,为了重抓5G的领导权,就提出了5G的非独立组网方案,使5G标准面临着分裂的危机。中国通过积极游说欧洲,联手拉住了美国,提出5G标准兼容非独立组网与独立组网两种技术状态,最终使得全球标准统一,这样我们就获得了全球市场发展的机会,可以更好地发挥我们的产业竞争力。今天,情况又发生了变化。

5G普及以后,网络变得无处不在,成本也更加低廉,使得网络安全问题的重要性更加凸显。特朗普政府看到全球都可能在中国通讯设备厂商所建立的网络覆盖之下,因此提出“去中国化”,在其组建的“五眼联盟”中排除中国企业,同时美国的5G联盟和现在已经建立的6G发展联盟都不允许中国厂商进入。为了应对这种局面,中国企业所采取的措施,第一是抓紧5G建设,进一步夯实在5G产业上的竞争优势,第二是积极组织研发6G技术方案。中国既要根据技术趋势发展来加强自身的科研,同时也要紧跟国际上的各种标准与技术路线,优先布局去取得后续竞争的优势。在6G方面的相关研究已经启动两年,未来将是天空地海一体化的泛在网络。现在5G有个场景是低时延,但是未来6G仅仅做到低时延是不够的,而是要做到确定时延。确定性时延与确定性通信未来对整个数字社会发展有重大意义。希望大家共同携手来创造我们未来的数字社会。

编辑:精卫

(本文转载自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如有侵权请电话联系13331155713)

*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MBAChina立场。采编部邮箱:news@mbachina.com,欢迎交流与合作。

  • +1

  • +1

    收藏

备考交流

2021年管理类联考备考: 1044580930

2021年MBA备考提前面试群: 601686826

2021年EMBA备考咨询群: 1025664027

2021年MEM备考群: 1040853341

2021MPAcc备考群: 1049105911

2020复试调剂群: 855978402

2021MPA备考交流群: 1056841895

2021MTA备考交流群: 749865443

相关推荐

热门项目

上交大安泰MBA

清华五道口金融MBA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

华中科技MBA项目

南京大学MBA项目

厦门大学

山东建筑大学

河南农业大学

江苏师范大学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

河北师范大学旅游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