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律师到脱口秀演员,90后「斜杠青年」的不安分人生

长江商学院
2021-09-14 浏览量: 2805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麦瑞克·阿尔伯在《双重职业》一书中,描写了一群不再满足“专一职业”的生活方式而选择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多元生活的人群——他们被称为“Slash”,即“斜杠青年”。

“斜杠青年”,似乎正在走向“主流”。据去年央视财经调查,超过六成职场人士已开展或计划开展副业和兼职。越来越多“不安分”的年轻人,正在重新思考“认识自己”“我要到何方去”之类的元问题。

作为一名被认为理应严肃严谨的律师,“斜杠青年”小鹿却偏偏选择了喜剧,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脱口秀女性演员。她说,人是很容易就放弃思考的,我不想成为那种中年之后放弃思考的人。

十天后,长江商学院就将迎来MBA新生入学。今天,让我们一起来看看长江商学院MBA新生小鹿的“斜杠”故事。

来源 | 长江商学院MBA(ID: CKGSB_MBA)

小 鹿

脱口秀演员

《奇葩说》第七季亚军

长江商学院MBA项目2021级北京班新生

在冷静、严肃的法律领域耕耘十余年,现在却因为好笑被大众所熟知;

上过热搜、《奇葩说》亚军、开过5个专场的脱口秀演员,却仍然住在不到30平的小胡同房里,骑着电动车在北京城里穿梭;

看过人生百态,深知努力作用的卑微,却从不停歇地玩儿命努力……

这些矛盾的结合体,就是小鹿。

“小鹿”乱撞

为了找到未来的方向,小鹿尝试过很多条路。

“我当了6年律师,当时选择学法律是因为我小时候自行车被一个老太太给骗走了。”她告诉自己“必须要懂法,那样才能有安全感”。

带着这个坚定的信念,从小踏实努力的小鹿成功考入了大学攻读法律专业,成了村里走出的“第一位女大学生”,也走上了一条严肃、冷静的律政精英之路。

在大学中过了两年“均码”生活,小鹿撞到了成年之后的第一堵“南墙”——

在这堵“南墙”下,小鹿决定打开转向灯。

在小鹿的世界里似乎没有“我不敢”,只有“我不管”,说做就要马上去做。一个偶然的契机,小鹿决定创业卖酱香饼,立志要成为“云南酱香饼大鳄”。她找到一位山东师傅,每天起早贪黑地学习和面,把自此走上人生巅峰的梦想认真地揉进面粉里。

小鹿的这一次“乱撞”,最终以合伙人解散告终。回想起来,她确实觉得当时的自己好傻,但她从不后悔:

首次创业未遂,小鹿只得回到原有的道路上继续前行,她来不及在挫败感之中沉溺,而是必须立刻调整状态,加倍努力地去把落后的部分尽快追赶上来。

从早上6点到晚上11点,每天学习17个小时的小鹿补齐了所有因创业而落下的科目、顺利考上了法学硕士,还“险些”成为一名博士。

当时,站在考博的人生十字路口上,小鹿为了摆脱不开心,课余时间开始寻找一些让自己开心的综艺。

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Ellen Show》。看这档节目的时候,小鹿感受到了久违的酣畅的快乐,快乐过后她意识到:

小鹿再次打开了“转向灯”,她开始关注喜剧,利用业余时间学习写段子、也去开放麦“试讲”了一次脱口秀。

对她来说,这是一次大胆的尝试,她清楚地知道,“在传统观念里,女性搞喜剧不是一件被高看、被肯定的事情”;但这次尝试对她也有着重大的意义——“虽然那次我根本就是拿着稿子上去念的,但就是那次上台之后,我才确定自己是可以搞喜剧的。所有的事都是做了之后才知道有这个可能性”。

带着喜剧梦,小鹿一路奔到了北京。彼时,她知道靠讲脱口秀很难养活自己,所以工作日她还是认真严谨地做着律师的工作。

在北京的7年,小鹿在严肃、冷静的律师和搞笑、欢脱的脱口秀演员这两个角色之间不停切换,用努力、坚持和勇气让自己成为了全国最好笑的律师,直到今年,她才停掉了律师业务,成为了全职喜剧人,距离让全国人民笑起来又近了一步。

喜“鹿”哀乐

小鹿的身上似乎总是散发着一种喜剧人的气质。“我是一个不顺从严肃、甚至对抗严肃的人。”

微笑是世界通用的语言,小鹿的这种喜剧人气质可能也是。

“我读研的时候有一次做翻译,当时我的英文名字叫April,因为我是4月生的。但是那个老外不知道为什么就一定要叫我Veronica。后来我就从了,好吧,那就叫Veronica好了。”

如果在网上检索,“Veronica”这个名字留给别人的印象是:乐观、多才多艺、具有商业头脑、聪明伶俐、表达力强、能为别人带来欢乐是最乐意做的事。这就是小鹿本鹿,难得老外发现,也难怪老外坚持。

“我确实很愿意给别人带来欢乐,因为我希望被人喜欢。”

给别人带来欢乐,小鹿漂亮地做到了,无数人的纯粹快乐都来源于小鹿的各种爆梗,可是小鹿的快乐又来源于哪里呢?

我的快乐主要来自精神层面。我很享受跟大家一起写东西的过程,如果我创作出很好笑而且别人想不到的东西,也就是所谓的爆梗,我就会突然快乐,特别快乐!”

“喜鹿”之乐,我们无比熟悉,而“喜鹿”之哀却令人难以想象。但正如小鹿所说:“喜剧人也是正常的人类,也是会悲伤、会痛苦的”。

鹿到“中年”

30岁,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一个思考人生、寻求转变的节点,对于小鹿,还真不是。

“我不会在30岁生日那一天突然觉得该思考人生了,然后坐下开始思考。我对于人生和未来的思考是一直持续的,而且大家也看到了,觉得该变的时候,我随时就变了。”

对于人生的终极目标,小鹿坦言“还没有找到”,这也是她选择入读长江商学院MBA项目的原因之一。

我希望在这里能发掘出自己的潜能和优势,因为这里的学生群体很多元,课程涉及各个学科,活动也是非常丰富,如果我在这里都找不到自己的潜能和未来发展的方向,那我想在其他地方也就很难找到了。”

但她十分确定的是,未来不会满足于做一名喜剧演员,她要寻求更大的发展。“如果说短期目标,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中年商艺人’。”

很显然,“中年”这件事,小鹿已经凭借自己稳健的成长完美达成,而对于“商艺人”这一“鹿造词汇”,她做出了这样的诠释:

创业在小鹿眼中和升学、工作一样,都是随着生活故事情节的发展而自然发生的事情。

创业难,这是一个常识,小鹿自然懂得,但她从不预设困难,“不然但凡你想做点有创造性的事情,你这辈子就睡不着了”。俗话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那就等远虑变成近忧再说吧,见招拆招总好过畏缩不前。

从村庄走进大学,从大学来到北京,从胡同走到公众的视野里,小鹿不断寻求着突破与转变,而这背后是她始终不变的“玩儿命”努力。

我还是会玩儿命努力,不是说努力一定会把我导向一个什么结果,而是因为努力有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让我在努力的过程中不焦虑,让我在到了中年之后不遗憾。”

至于为什么要“玩儿命”努力?“因为‘拼命’听起来太苦了呀,‘玩儿命’听着就比较快乐。”

如今,小鹿已被长江商学院MBA项目录取,接下来,她将“冲刺下一个硕士项目,争取让人生硕果累累”。

人是很容易就放弃思考的,我不想成为那种中年之后放弃思考的人。”

在追求全新进阶与突破的同时,小鹿对于喜剧的热情,甚至是责任感,也丝毫不减。

“在长江的同学校友们都是各个领域的翘楚,所以在这里可以遇到很多不同的、极致的人,也会让我有全新的生活体验,那这也会为我的喜剧创作提供更多新的素材。”

十天后,小鹿即将正式汇入长江,开启她的全新旅程。期待小鹿继续乱撞,撞出水平,撞出风采!

编辑:凌墨

(本文转载自长江商学院 ,如有侵权请电话联系13810995524)

*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MBAChina立场。采编部邮箱:news@mbachina.com,欢迎交流与合作。

收藏
订阅

备考交流

免费领取价值5000元MBA备考学习包(含近8年真题) 购买管理类联考MBA/MPAcc/MEM/MPA大纲配套新教材

扫码关注我们

  • 获取报考资讯
  • 了解院校活动
  • 学习备考干货
  • 研究上岸攻略

活动日历

2022年度
  • 01月
  • 02月
  • 03月
  • 04月
  • 05月
  • 06月
  • 07月
  • 08月
  • 09月
  • 10月
  • 11月
  • 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