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院长——叶康涛:有远虑,自可不惧近忧|教授洞见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
2022-05-23 浏览量: 1592

5月20日,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院长叶康涛教授出席由EMBA中心主办的《汇贤论商》月度沙龙:疫情常态化防控与企业高质量发展,并做总结点评。本文根据叶康涛院长的发言整理而成。

今天论坛的主题关于新冠疫情对企业的影响。作为学者,我们的思考模式与企业家的区别,可能在于更能跳出固有思维来思考问题。作为对论坛精彩讨论的总结,我分享以下几点:

人类往往过高地估计眼前问题,

而对未来的长期远景关注不够

经济学界经过多年研究,总体得出结论,人们对股票的投资不足,即我们原本应该有更多的资金配置在股票投资上,而不是在房产、债券或者银行存款。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不足呢?因为股民过度关注自己股票的短期涨跌,所以非常容易放大短期的亏损,造成心理上的恐慌,认为股票投资是高风险市场。

因此,虽然今天论坛我们讨论的是眼下疫情带来的挑战与风险,但是我更希望大家把眼光放长远。过10年、20年再回头看,也许眼前的这个问题和挑战并没有那么大。

十几年前,我去一家合资的汽车发动机公司调研。这家公司为一家跨国公司提供发动机。该跨国公司除了从中国采购发动机,也从巴西采购发动机。当时中国的这家发动机公司生产的发动机,无论是质量还是价格,相比巴西的产品都非常有竞争力。但是该跨国公司依然会把一部分采购配置给巴西公司。当时我问外方代表,为什么还要保留巴西的这个供应商?对方回答,我要保持供应链的弹性,不能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那是在十几年前。而今天疫情对于供应链的冲击,正突显了保持供应链弹性的重要意义。

所以我们可能很多时候未必要太关注眼前的一些问题,而是要思考长远。而且你越是思考一些长远的问题,眼前的危机反而会越小。这家跨国公司在十几年前就思考到供应链的长期问题,供应链的抗风险韧性问题。中国有句俗话,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们现在面临疫情带来的近忧,在很大情况下,就是因为当初没有远虑。10年以后,20年以后,我们面临的可能冲击会是什么,我们的经济会是什么样的形态,我们所处的产业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也许正是因为身处这个当前的危机阶段,我们恰恰需要沉下心来,去思考一些更加长远的问题。

决定经济态势的两大变量

通过回顾经济史,我们可以发现,决定经济形态或者经济发展态势的,除却制度因素,就是两大关键变量。这两大变量各自再拆分成两个关键变量,也就是总共有四个关键变量,决定了我们的经济态势,我们所处的经济环境,以及国与国之间、时代与时代之间的经济变迁。

第一个大变量是技术,又可拆分为两个变量,即两类关键的技术。虽然我们有很多技术,但是对人类社会、对人类经济发展真正关键的技术主要有两类,其中之一是能源革命的技术。工业革命的本质实际上是能源革命,“双碳”也是能源问题。第二类是关于人类沟通的技术。中国古代四大发明里面的三大发明,印刷术、造纸术、指南针,都是跟人类的沟通交往行为有关,剩下的一个发明——火药则和能源革命有关。

过去二十年,全球的经济增长动力主要来自于90年代的IT技术红利。IT技术是关于人类沟通交往的技术。未来的革命性技术是什么我不太清楚,但是一定跟能源革命,或者跟人类的交往沟通有关。现在热炒的元宇宙,也是和人类的交往沟通问题有关。未来最有机会的赛道一定在这两大类技术里。如果不属于这两大类技术领域,就不可能成为革命性的技术,不可能带来突破性、爆发性的增长。

第二个大变量是人口。人口变量又可以拆分为两个,一个是人口的规模,另一个变量是人口的结构。人口结构问题包括年龄结构(老龄化问题)、素质结构(教育程度)等。这些对于我们企业所处的环境,甚至未来10年、20年所处的赛道,你能到达的天花板,都有着非常大的影响。

我们需要从这两大关键变量入手,去理解我们的未来,从而更好地应对当下的挑战。

新经济时代,需要新的商业伦理

现在中国,乃至整个人类社会,进入了一个新经济时代。这个新经济时代,技术方面主要来自于人类沟通技术的变革:IT技术、互联网技术等;再就是人口规模、人口结构的变化所产生的影响。在这个新的经济形态里,我们原来的管理模式、管理理念,已经过时了。

例如,互联网技术最大的特点,有两个“低”。其一是,边际生产成本为零,这是人类历史上的首次。传统生产模式下,边际成本不可能是零,到一定阶段后,边际成本会递增,这会限制企业的规模,无法继续扩张。但是信息技术时代,一个软件开发出来,多增加一个人去使用它,增加的成本是零。所以互联网时代特别容易形成垄断,特别容易造成巨大的规模经济,进而破坏良性的竞争环境。

其二就是跨边界成本低。传统行业的边界非常清晰,因为技术跨边界应用的成本很高,一项技术很难迁移到其他领域去应用。但是互联网模式下,一项信息技术跨边界应用的成本并不高,从而容易形成赢者通吃的结果。这种特征导致一方面,互联网公司享有巨额的垄断利润,另一方面也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不仅局限于商业领域,而是对整个政治、社会、文化都产生巨大的影响力。一些巨头互联网公司已经不单纯是一个经济组织,它甚至可以成为一个社会组织。这意味着我们原有的基于传统的产业组织、企业管理模式的管理理论,已经过时了。

从人口变量来看,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以及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一代的崛起,对企业的管理模式也提出了新的要求和挑战。这些都注定我们过去的管理模式和理念不可持续。

经济形态的新特征和新问题交织在一起,我们就能够理解,为什么新经济需要新的商业伦理。

促进社会价值的管理教育

面临技术特性、人口变量的重大趋势性变化,企业的高质量发展,就意味着不仅需要创造经济效益,还需要创造社会效益。企业如果要行稳致远,就一定需要建构于新的商业伦理,特别是需要思考如何把社会责任和经营模式更加紧密地结合。

人大商学院今年提出了新的理念和使命:促进社会价值的管理教育。我们的管理教育不只是要促进经济价值,还要同时促进社会价值。在技术条件、人口变量发生显著变化的当今时代,不兼顾社会价值的商业模式,是不可持续的。如何在兼顾社会责任情况下实现更高的商业价值,这是所有EMBA学员企业家应该思考的根本性问题。

编辑:梁宁

(本文转载自 ,如有侵权请电话联系13810995524)

*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MBAChina立场。采编部邮箱:news@mbachina.com,欢迎交流与合作。

收藏
订阅

备考交流

免费领取价值5000元MBA备考学习包(含近8年真题) 购买管理类联考MBA/MPAcc/MEM/MPA大纲配套新教材

扫码关注我们

  • 获取报考资讯
  • 了解院校活动
  • 学习备考干货
  • 研究上岸攻略

    活动日历

    2022年度
    • 01月
    • 02月
    • 03月
    • 04月
    • 05月
    • 06月
    • 07月
    • 08月
    • 09月
    • 10月
    • 11月
    • 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