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税收未来会如何调整?

新加坡国立大学EMBA 2021-02-23 浏览量: 1245

管理一个国家的财政绝非易事。就新加坡而言,由于新冠疫情的破坏性影响带来的巨大挑战,这项任务尤为艰巨。

在今年公布的财政预算案中,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Heng Swee Keat)宣布要连续第二年从国家储备金中拨款。

不过很显然,相比前一年的427亿新元,此次动用的金额要低得多——110亿新元。尽管如此,两年共537亿新元的拨款仍然数额巨大,相当于过去几十年的预算盈余。

这自然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但考虑到情况百年一遇,也完全可以理解。

教授简介

Simon Poh | 傅寿明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

会计系副教授

教研领域:新加坡及亚太地区税务全方位研究、咨询和培训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疫情尚未结束,胜利的曙光还很遥远,对于一些受到严重影响的国家来说,尤其如此。

但是,王瑞杰副总理采取了正确的策略,逐步将重点从应对遏制疫情的迫切需要,转向解决新加坡的长期财政需要。

纳税人肯定松了一口气:除了汽油税,企业、个人所得税税率都没有提高,购房也没有限制。

鉴于近年来全球范围内降低企业税率的趋势,公司税率上调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企业所得税的不确定性

2013年,政府推出了帮助企业重组的过渡支持计划(Transition Support Package),在这项条例成功实施7年后,今年停止了企业所得税退税。这意味着与往年相比,企业要为2020年获得的应纳税所得支付更高的税款。

这对2021财年的企业所得税来说是个好兆头,税收预计将增加至180亿新元。此前由于疫情导致的利润减少和亏损,2020财年企业所得税从2019年的167亿元降至137亿新元。

抛开净投资回报的贡献,多年来企业所得税一直是政府的最大收入来源。

但是,如果根据正在进行的关于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的讨论来决定如何在管辖区之间分配征税权,国际税收规则发生变化,这项可靠的税收的基础可能会受到侵蚀。

由此一来,跨国公司可能会发现在新加坡开展业务不再具有吸引力。如果这些情况发生,新加坡将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

税收结构的未来变化

鉴于此,政府可能要考虑进一步调整税收制度,以维持稳固的税收基础,且不会受BEPS的新规则是否奏效以及如何实施的影响。

令人欣慰的是,新加坡每年征收的个人所得税相当稳定,过去三年一直在120亿新元至130亿新元之间浮动。新加坡人不仅收入增加了,而且为国家的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此外,通过对超高收入者实行高于22%的税率,这一结构可能会更加累进。

有人可能会问,即将到来的消费税(GST)上调是否能解决这个问题?答案是肯定的,但只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

的确,仅次于上述两种所得税的第二大收入来源是消费税。

与企业所得税类似,消费税收入从2019财年的112亿新元降至2020财年的99亿新元,主要是由于疫情抑制了消费。

随着经济的复苏和消费的增加,消费税收入预计将在2021财年恢复到113亿新元。

的确,从2023年开始,对通过航空和邮寄进口的低价值商品以及消费者进口的非数字服务(包括教育学习和健身培训)开征消费税可能会提高消费税收入。

如果今年的经济能够以4%至6%的预期增长率实现较高水平复苏,副总理王瑞杰很可能会在2022年至2025年的某个时期提前上调消费税。

汽油税不会造成影响

尽管汽油税上调已经生效,但政策背后的主要动机是为了减少燃油汽车的使用。2020财年的机动车税总额为22.1亿新元,与所得税和消费税收入相比微不足道。

此外,今年征收的额外税款可能会被针对摩托车司机、出租车司机和私家车司机的临时退税所抵消。

为借款铺平道路

除了改变税制以增加收入外,政府还能做什么?我们从2021年预算案中可以找到一些答案。

有趣的是,根据一项将在国会辩论的重大基础设施政府贷款法案,今年的预算为政府使用长期债券为基础设施项目融资铺平了道路。

这是一种公平的做法,因为基础设施改善的直接受益者有责任为这些项目提供资金。

如果以一种稳健的方式来选择风险较低的基础设施项目,并以适当期限的债券进行融资,这种方法还能够缓解多年来地铁及海防建设的庞大支出。

考虑到未来几年全球经济可能仍然处于低利率环境,这种做法是明智的,但问题仍然在于应采取何种保障措施来管理利率上升的风险。

不过,显然借款有助于缓解新加坡紧张的财政状况。

这种利用机构投资资金为公共项目融资的方式也体现在利用绿色债券支持符合2030年绿色发展蓝图的项目上,该计划也力图实现巩固新加坡在发展绿色资本市场中的金融中心地位这一更大目标。

所有这些措施都将使新加坡未来的财政状况更加稳固。

新加坡逐步从疫情中复苏,同时防范出现新的外部冲击,政府应尽快恢复预算平衡,并开始积累盈余。

在这种情况下,是否归还过去提取的储备金将成为下一个焦点问题。不过,财政部长应该非常乐于解决这个问题。

编辑:晴什

(本文转载自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 ,如有侵权请电话联系13810995524)

*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MBAChina立场。采编部邮箱:news@mbachina.com,欢迎交流与合作。

  • +1

  • +1

    收藏

备考交流

2021年管理类联考备考: 1044580930

2021年MBA备考提前面试群: 601686826

2021年EMBA备考咨询群: 1025664027

2021年MEM备考群: 1040853341

2021MPAcc备考群: 1049105911

2020复试调剂群: 855978402

2021MPA备考交流群: 1056841895

2021MTA备考交流群: 749865443

相关推荐

热门项目

浙江大学EMBA项目

华南理工大学EMBA

华中科技EMBA项目

对外经贸大学EMBA

南京大学MBA项目

复旦大学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郑州轻工业学院

天津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

浙江中医药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