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经管EMBA名师 | 白重恩:养老保险改革可作为中国经济破局的关键突破口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2019-01-17 浏览量: 2684

MBA中国网讯】编者按

近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弗里曼讲席教授白重恩,在人文清华讲坛发表名为《中国经济何处破局》的主题演讲后,接受了媒体的访谈。白重恩表示,面对中国的经济减速以及为避免陷入低效投资的恶性循环,可以将降低企业和个人养老保险缴费负担和其他配套的社保改革作为一个突破口。在落实用国有资产来解决历史欠帐层面,需要畅通资产再配置渠道,一方面解决社保的现金流问题,另一方面努力达到资本配置效率的最大化。

对话白重恩:应对养老保险进行一揽子改革,职工可选择退休年龄

通过国际数据对比,白重恩发现目前中国企业的税费负担较高,对企业发展不利。其中社保缴费在中国企业利润中的占比高达48%,是造成中国企业税费负担高的主要来源。而社保缴费中,养老保险缴费率最高。对此,他提出一揽子养老保险的改革措施,包括用国有资产来解决历史欠帐问题,降低养老保险缴费率,建立精算平衡的养老保险体系,允许退休职工选择退休年龄的空间、补贴低收入保费等。所谓历史欠账,是指国企改革时期,有一部分职工未缴费用却享受到养老金福利,实质是将这些企业的负担转移给了社会。

白重恩表示,面对中国的经济减速以及为避免陷入低效投资的恶性循环,可以将降低企业和个人养老保险缴费负担和其他配套的社保改革作为一个突破口。在落实用国有资产来解决历史欠帐层面,需要畅通资产再配置渠道,一方面解决社保的现金流问题,另一方面努力达到资本配置效率的最大化。

在谈到基础设施建设时,白重恩认为,政府的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从2017年的19%降到2018年的3.7%,反映出我们对近年来基建投资效率降低的反思。在被问到“同时进行降税费和减地方债,会不会影响财政稳定性”时,他表示,可以通过盘活部分资产,提高资产使用效率,来满足部分必要的财政支出。

如何建立约束激励机制,来促进政府投资决策的有效性,白重恩认为,一方面要建立政府的资产负债表,并将其应用到政府的绩效评估和考核中,另一方面,为了有效地反映政府支出的难以从经济上度量的社会效益,可以在决策过程中加强民主协商的机制,将多元化的偏好和专业化的研究分析相结合来实现有效决策。

Q:针对养老保险的多项改革,尤其是国有资产划拨这一项如何在操作层面落实它?

白重恩:操作层面需要下比较大的决心。我们对国企的改革要从管资产到管资本进行转变。这里面要创造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保障资产的再配置渠道畅通,使社保部门可从国有资产中获得现金流,甚至最大化,这方面还需要做一些努力。我们担心交易会不会导致国有资产流失,这是一个难题,要下大决心才能解决。需要制定一个经过理性分析和权威引导后,得到广泛认可的大家都遵守的规则。解决这个问题的意义超越社保改革,但希望社保改革能起到推动作用。

Q:你是建议通过资本市场来进行市场化交易?

白重恩:这只是一部分,因为并不是所有企业都上市。未上市企业资产的再配置需要有更加完备的市场。

Q:可以进行交易的国有资产是哪一类的?

白重恩:这与行业的外部性有关。对于外部性比较大的行业,民营资本可能不愿意去做,那国有企业就可能更合适一点。对于外部性不重要的竞争性行业,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都可以参与进来。

我们进行这样的交易的时候,关键还是要考虑,到底什么样的股东能起什么样的作用?我们希望这样的企业起什么样的作用?针对此做一个合适的安排。

Q:所以建议的国有资产划拨社保的方式,就是通过市场化运作方式,在部分国企中引入不同性质的股权,改造为混合所有制、或其他社会股本所有的方式吗?

白重恩:正确的方式是,需要帮助社保实现其所持有的资产价值最大化,并在有需要时获得其所需要的现金流。这样做,有利于经济更加有效地运行,也有利于增加全社会的福利。

Q:养老保险制度是否为改革开放40年来遗留下的最亟需解决的问题?

白重恩:我们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但是解决养老保险问题的收益与其难度相比比较大。如果我们把养老保险的问题解决了,正面影响会比较大,包括降低企业负担从而促进企业高质量发展、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从而促进消费改善福利、养老账户可持续从而降低经济中的不确定性,健康发展资本市场从而改善资源配置效率、改善劳动力供给从而对冲人口红利的消退等。

Q:今年我们基础设施投资增长从两位数降到个位数,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白重恩:背后的原因,一个是基础设施投资是不是还有那么高的效率,能不能产生很高的价值。第二,我们建设基础设施投资的资金从哪儿来,如果说这个资金主要是靠借债,这个债未来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这跟效率又有关系。如果有很高的效率可能会带来很大的收益,就不用担心债务的问题,但如果这个效益不是很大,那么债务就是一个问题。现在我们不希望地方政府随意的举债,因为如果地方政府随意举债,未来可能又是中央政府兜底,所以我们对地方政府的债务需要进行一定控制,这可能会影响基础设施投资的速度。

让基础设施投资速度降一点并不是坏事。从19%降到3.7%是不是合适,这个可以讨论,但是降的方向上不应该有太大的争论。

Q:谈到地方债,陈志武教授曾有这样的观点,大意是在保持财政稳定的情况下,可以用大量发地方债的方式来抵消降低税费所带来的缺口,这个观点很多经济学家也赞同,似乎跟您主张的地方债税费双降有一些相左,您怎么看待这样的问题?

白重恩:我没有直接听到陈教授的阐述,所以不能对他的观点进行评论。有一种说法是在降低税费的同时,必须减少相应的支出,这样才能保持财政的平衡。这要看我们是否需要追求每年的收支平衡。如果经济受到了负面的冲击,可以考虑短期内支出超过收入。但如果政府有可观的国有资产,可以通过盘活国有资产来支持短期内支出超过收入。

Q:可以盘活的资产是国有企业吗?

白重恩:可以是国有企业,也可以是其他资产。例如,有一些国有不动产使用效率不高,可以考虑让能增加其使用效率的人来运营它。

Q:只是用现有的资产来进行盘活,是否能抵消最近一两年来以及未来大幅度的降税费所带来的财政的缺口?

白重恩:这决定于降税费的幅度。降税费应该集中在社保方面,造成中国企业税费负担高的,是社保缴费。根据我们对国有资产的估值和对社保历史欠账的估计,用国有资产来解决社保历史欠账问题是可行的。

Q:您之前提到,判断政府是不是有效投资需要根据他的出发点来判断。如何设立一个约束或者激励的机制来确保政府在投资项目之前就能确保它的有效性?

白重恩:需要看项目经过谁的批准,谁来判断它是否满足需求。

Q:通过哪些机制?

白重恩:我们人大可以起更大的作用,政协可以起更大的作用,现有的体制包含很多的机制可以使决策更加有效,可以考虑包括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与进来,让他们有更大的发言权。

Q:您觉得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参与,是需要专业化的声音还是多元化的声音?

白重恩:这里面我觉得要有分工,可以考虑偏好的多元,给定了偏好,应该通过专业化的研究分析和执行来促成更有效地实现偏好,这两个是不矛盾的。给定了偏好的前提下,更有效实现偏好的方面,专业是必不可少的。

★本文根据搜狐智库专访实录整理

(本文转载自清华大学经管学院 ,如有侵权请电话联系010-53572272)

*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MBAChina立场。采编部邮箱:news@mbachina.com,欢迎交流与合作。

  • +1

  • +1

    收藏

备考交流

备考交流方式欢迎各位备考生入群交流。

2020年管理类联考备考群:726796214。

2020年MBA备考群:634067570。

2020年MBA提前面试群:726788913/26793616/ 726311818/332816474。

2020年EMBA备考咨询群:708818868。

2020年MEM备考群:112627188。

2020MPAcc备考群:549426406。

2019复试调剂群:692258224。

免费领取价值5000元MBA备考学习包(含近8年真题)

购买管理类联考MBA/MPAcc/MEM/MPA大纲配套新教材

相关推荐

热门项目

浙江大学EMBA项目

华南理工大学EMBA

华中科技EMBA项目

对外经贸大学EMBA

南京大学MBA项目

浙江大学

东南大学

安徽财经大学

上海电力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

中国科学院大学工程科学学院

推荐活动

更多 >